80后或成社会变革的力量?

作者:liutao 发布于:2007-9-1 10:40 社会观察  著作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等

文/刘韬

      几天前,18岁男孩当上CEO的消息成为各大网络上极具吸引眼球的新闻,真是“有志不在年高,无求枉称少年”,而80后中所涌现出的富豪、知名作家、明星更是已经暂露锋芒,才华逼人。80后就是指80年代诞生的一代人,应该说他们是幸运的,从出生开始,他们就是小皇帝、独生子女(大多数是),他们分享了80年代初开始的经济改革所带来的社会财富,使他们的童年和少年不再像祖辈和父辈那样坎坷,也远比我们70年代人幸运得多。牛奶、面包、玩具和看不完的小儿书,使他们的生活看上去富足而充满希望,然而他们现在是那么的轻松吗?

      从另一方面来看,80后年轻一代的自杀率远是我们那个时代所不能比拟,尤其是高学历的年轻人的自杀更是我们那个时代少见。每年都有上百万的80后学生遭受到“毕业即失业”的困境,而传统社会主义制度的医疗等各种福利对这一代人来说,只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传说。不否认那些最优秀的毕业生仍然可获得发展所需的外部条件,而那些城市出身的官员和富商家庭子女,其生活的精彩程度超过历代。但对于大多数80后的年轻一代而言,独立生活的压力已经或正在将在逼向他们,高房价、高医疗费用、物价指数的高位运行、通货膨胀……他们已经感受到生活的残酷进而也会抱怨社会的不公。

     知识改变命运难道会失灵?诚然,这句古往今来的至理名言,一直是从古到今的读书人孜孜不倦的目标,知识改变命运实际上也是一种公平的社会流动机制能让社会的每一个阶层都可获得有公平机会,而不同阶层向上流动的公平保证了几千年来中国专制社会依然能政治开明与社会繁荣进步。在教育产业化政策下,高昂的学费让许多有志的孩子丧失平等的教育机会,例如,国家教育资源的不合理投入让农村以及经济困难家庭以及民工打工者的孩子的受教育在起跑线上就已经开始输掉。相比而言,我们70年代这一代就比80后幸运很多。尽管80后这一代获得比他们前辈更多的教育机会,但高等教育的功利化正在使他们制造的产品形成“劣品淘汰优品”,试想,当权力与金钱的占有者们也来赢家通吃瓜分硕士、博士的教育资源时,必然导致教育资源的垄断者们的追求也异化为权力与金钱,而垃圾学历充斥只能更加导致权力、金钱与声誉(中国缺乏有效的声誉机制,只好简单地归结学历)的集中化与更大程度的垄断。

     找一份好的工作为什么这么难?世界工厂、两位数的经济增长率,经济高速发展带来的欣欣向荣景象仿佛并没有给80后的年代一代带来太多的幸运,稀缺的工作机会使他们找工作不得不面对求职的各种歧视以及调动各种的关系资源去争取,而且马克思笔下的资本最大榨取劳动剩余价值的现实就在他们的身旁发生,而且他们还被认为是职场上最不敬业的一代(某机构的调研报告)。稀缺的工作机会造成官本位意识的重新强化,而权力对资源的极大垄断使进入体制内的工作(国家机关、事业单位与垄断国有企业等)的梦想相当昂贵,体制内与体制外的二元制让体制外的就业者成为“二等公民”,毕竟他们的工作是老板不满意就可以立即辞退的。

     所受的思想教育、理想与现实相对立?当分肥已成权力者共识,权力的封闭性便成普遍自觉。寻找一份好的工作已经不仅仅是或者并不是依靠个人的能力,而要依靠更多非个人能力的东西,从走出校园的一刻满怀社会的理想就被无情的现实所打击,一夜之间他们就会怀疑二十年的思想教育。居高不下的自杀率已经在证实这一点。与他们的前辈相比,尽管他们获得了更多的教育,但他们却没有太多的机会来获得更好的位置,因为好的位置已经有人垄断,对80后而言,那个较为广泛参与瓜分机会的父辈的年代已经成为过去,而且他们进入主流社会的机会比他们的父辈更加不易,除非他们出生于官员与富商家庭。

     长江后浪推前浪,80后一代无疑是未来中国的希望,他们一代所承受的苦痛与失落必将转化为对社会的理解与要求。韦伯认为,人类的动机和理念是变革背后的动因,思想、价值和信念具有推动转变发生的力量。当然不可否认,利益的动力推动着人类的行为。从社会阶层上而言,上世纪八十年代党内的改革派与边缘的知识分子或者是学院的知识分子合作推动着改革开放的一种思潮。进入新世纪,网络充当了社会变革的主角,网民成为新思想的发布者以及推动社会向前走的一种动力。80后的年轻一代作为最活跃的网络参与者,他们对社会的理解与要求也可能成为推动社会利益格局与分配规则调整的潜在力量,也是现有社会规则的挑战力量,自由长大的80后一代或许会在未来的社会变革中扮演重要角色?

标签: 80后 社会变革


©  1999-2014  taolue.com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Powered by emlog 京ICP备16011344号